欢迎您的来访!
金邦埃特建材
纤维增强硅酸盐防火板厂家电话010-57118788
当前位置 : 主页 > 防爆板

广西银竹老山资源冷杉概况

冷杉,一种喜欢冷湿气候的松科植物,一般生长在纬度较高的亚高山和高山上,但

资源冷杉却分布在纬度较低、只有中山的广西北部。因此,当年它一被发现便引起轰动。

资源冷杉的模式标本产地银竹老山,还分布南方红豆杉、华南五针松和樟等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栖息着麝、黑熊、红腹锦鸡、红腹角雉、大鲵等数十种珍稀动物。发现资源冷杉以来,资源县就自觉把这块宝地保护了起来。

护林员在舍命守护

在银竹老山的数天里,我与保护站站长杨忠魁、护林员雷承广和杨忠山等在海拔1396米以上的深山里共同生活,一起煮蕨菜下饭,一同冒雨巡山看树,深感他们生活很不便,管护很艰辛。

银竹老山保护站离资源县城72公里,离最近的居民点15公里,山高路差,上山、下山都很困难,手机没有信号,形同与世隔绝。我和杨忠魁等上山,给雷承广和杨忠山带来了短暂的欢悦,平时,陪伴他们的只有一条黄狗和门前的淙淙水声。即使是除夕和春节,千家万户都在爆竹声中笑语熙熙地团聚,他们却仍要在山里坚守岗位,与大山寂寞相对。

银竹老山有个特点,大半年时间里都在下雨。雷承广说:“即使山脚晴朗,山上也会飘点雨,一天里飘了停、停了飘,好像没有尽头,只有6、7、8月晴天才多一些。”在漫漫雨季里,保护站的被子、衣服多是湿漉漉的。杨忠魁说:“屋顶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地面还冒水,被子一抹都是水雾。”保护站建立以来,已经有多名护林员选择离开,至今仍在保护站参加护林的雷承刚1989年就进站,他两腿患上严重的风湿病,逢雨天针刺一样疼痛。他说:“银竹老山不仅雨天多,冬天也常下雪。有一年大雪封山一个月,为了补充米和盐,我只好沿着山谷从冰雪上连滚带爬下山,才回到家里。”

在山里护林也有性命之虞。1996年,盗伐资源冷杉的歹徒报复护林员,用两包炸药把保护站房炸出了窟窿,当时的护林员因有亲戚暗通消息提前离开站房才侥幸逃过了死劫。2007年杨忠魁初到保护站做站长时,发觉自己浑身乏力,有一天坐下去就站不起来了,身体像一堆软泥瘫在地上——原来,他患了严重的缺钾症。

认识越深,就会越敬佩银竹老山管护人员的爱岗敬业精神,也理解他们的种种无奈。目前,银竹老山保护区离不开雷承广、杨忠山这样的护林员。现在,他们最期盼的是把站房建成二层楼,这样可睡在二层,身体少受寒潮的侵害。他们希望从保护站修一条小路到达海拔1600多米的三角壶塘附近,在那里建立可以驻留的站点,那样巡护资源冷杉就不用像现在这样一天往返12小时以上,对资源冷杉管护也更有利了。

野外种群不到200株

探访资源冷杉,促使我进一步探究这个本身不耐炎热却又生长在亚热带的珍稀物种。

大约200万年前,地球进入第四纪冰期,气候寒冷,现在的中国南部广泛分布着冷杉。冰期过后全球气温上升,中国中南、东南部低海拔地带的冷杉不能适应变化了的环境,绝大部分消失了。很长时间里,人们说起中国冷杉,只能想起西南、西北的亚高山地区和高纬度的阿尔泰山和大兴安岭:那里的冷杉高耸入云,常与云杉组成亚高山暗针叶林和北方泰加林。

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东南、中南部发现冷杉的消息相继传开。1979年,专家在广西壮族自治区资源县发现一种残遗的松科冷杉属植物新种,命名为资源冷杉。它和元宝山冷杉、百山祖冷杉、梵净山冷杉一样,是中国特有的第四纪冰期遗留下来的“活化石”,被列为中国一级保护植物、国际自然保护联盟“针叶树保护行动计划”重点保护树种。

资源冷杉最先在广西银竹老山发现,后来在相邻的湖南省新宁县舜皇山也见有分布。我想弄清楚:资源冷杉的种群数量究竟是多少?

宁世江研究资源冷杉多年,在银竹老山建有监测样地,自1999年到2010年他多次爬上银竹老山,2002年专程到湖南舜皇山做过调查。2012年5月28日,他在中国科学院广西植物研究所接受我访问时说:“根据抽样调查和拉网式搜查,广西银竹老山现有资源冷杉96株,没有大树,也没有实生的幼树和幼苗,最小植株的树龄也已经到了35年,绝大多数植株的树龄在40年到45年之间。湖南舜皇山有资源冷杉30株左右,都是胸径超过30厘米的大树,也没有发现幼树和幼苗。”

宁世江认为,资源冷杉的野外种群不到200株。杨忠魁等资源县林业局相关专业人员认为,银竹老山的资源冷杉应该没有宁世江说的96株了,但应该也不止他们已经定位的32株。

资源冷杉种群数量这么少,最大原因是遭到砍伐。它树干通直,材质坚韧,适合建房和制造家具,上世纪80年代以来,周边村民屡屡盗伐,种群直接受到破坏。它的分布地海拔较高,也很偏僻,但山顶土坡较缓,环境封闭,周边村民把这里当成“天然牧场”,过去有些黄牛竟放养数月甚至数年没有人管,也破坏生境,擦伤和踏死了部分植株。

广西的冷杉命途难测

资源冷杉生长约30年才开始挂果,此后隔三五年挂果1次,球果数量很少,种胚不发育,研究发现全为空瘪的膜状物。人工繁育迄今没有获得成功。

宁世江说:“银竹老山现存的资源冷杉都已接近中龄,植株弱小,种群退化和特化严重。舜皇山的资源冷杉已老龄化,没有后继种群。这个珍稀物种已经很危险了。”

上世纪70年代末,银竹老山的资源冷杉分布面积曾经较大,是群落的主要伴生种或次优势种,有些是两三人方能合抱过来的大树。如今这里的资源冷杉只是零散残存,变成了偶见种,那些大树早已被盗伐净尽了。

广西有8500多种高等植物,但以亚热带而有冷杉,最为难得。因此我把广西残存的两种冷杉——资源冷杉和元宝山冷杉列为广西植物的“双璧”。元宝山冷杉在全球的唯一分布地是融水苗族自治县境内的元宝山保护区,种群数量只有200多株。

资源冷杉和元宝山冷杉都基本丧失了天然更新能力,都只遗存200株左右,处在岌岌可危的困境中。广西植物的“双璧”能有救吗?我请教多位专家,他们均久久无语。